银龄网-----老年人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10|回复: 15

[原创] 长篇小说连载 湖广填四川(三十五,三十六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8-8 14:11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会员

x
第三十五章
涂成虽然胜利了,心事却沉重了。他清楚冤家宜解不宜结的道理,也知道逼人上梁山的后果是什么,除非你的对手是个软蛋!
却说那个被涂成砍掉了右手的大汉,姓寸名金。他就是十几年前那个被涂成一刀结果的明军军校的侄儿。他们的填四川某种程度上说是躲避清廷对他们的追杀。现在比武输了;而且还输了人;更输了自家家底。就像涂成说的,朝廷一旦追究他们的前世今生,他还有立锥之地吗?那些雄赳赳气昂昂推他上阵的村民,如今像打蔫了的茄子,连个人形都没啦,还能靠谁?还能相信谁?寸金不知是胆怯了呢,还是太在乎自己,还是真的就后悔了?他看不透外人,外人也看不透他了。
但就是不服输。可是现实告诉他,失去了右手的人,也就废人一个,还有啥想头?还屙得起三尺高的尿来吗?要他今后在姓涂的面前俯首称臣,那也不是他的性格;要报杀叔之仇和剁手之仇,他现在已无能为力,就像痴人说梦。“咋办?咋就一念之差,毁了一生人格!毁了一个家!”
他越想越感觉涂成背上那把威风凛凛的大刀,寒森森地像似悬在头上的催命符,随时随地便会取走他的性命!与其任人宰割,低头认错,不如拼死扬眉。于是恶胆心生:“必须除掉那个姓涂的,才能保住点儿颜面,才能给后人有个交代,哪怕是铤而走险,也在所不惜。”
他把两个儿子叫到面前说道:“寸银哇,你爹这仇咋报哇?”他故意侍弄着断手上的绷带结说。眼却斜眯着老大,看他是何表情。
老大寸银说道:“您还想跟寸家留个种的话,就别再有非分之想了。本来就不是我寸家一户之事,您非要去出人头地。现在呢,拿什么去跟人家斗?谁还管您死活?吃亏的是您,是寸家,我可没那本事去出丑卖乖!”寸银一席话说得父亲哑口无言,无地自容!
而老二寸宝呢,仗着自己一身本领,总是不甘心寸家就这么倒下去。于是说道:“旧仇新恨,已是仇上仇。我不报这两代人之仇,莫非叫我儿子再去报三代之仇?爹,您放心吧,这事就交给我了。”
寸银:“怨怨相报何时了?”
寸宝:“怨怨相报我来了!”
寸银:“寸家休矣!”
寸宝:“寸家有救也!”
寸金:“你哥俩别斗嘴啦。听老二的,寸家这个家我今天就交给你了。为了你爹,为了咱们寸家,老二多担待些,优柔寡断还想过舒坦日子。”寸银还想说点什么,无奈寸家掌门人易主,他还说啥?心想:“寸家完了,唯一能救自己就是等父亲伤好了分家过日子去。”他从父亲那儿出来,就直接去了母亲房屋里,把自己想法跟母亲说了。
母亲很支持寸银的想法,便说:“银儿,娘跟你过,寸家就指望你啦。你爸要是听我劝,哪有今天的下场。天天报仇,结果呢,越报越愁!”
“母亲也不要愁,等爸伤好了,咱们分家另过。上竹林沟后山还有大片土地没人占,水源也不错,明天我就去先标上,省得到时候抓瞎。”
“要得,还是银儿才是个理家过日子的人。你那爹曾天价的棍棍棒棒,打打杀杀,哪像个过日子的样?唉,晓不得寸家人是哪辈人祖坟埋错了,尽出些个文不能文,武又武不过人家的人,今后咋办吗?离他们远些,眼不见心不烦!”
母子俩就这样合计好了后路,另立门户以此来抗拒那父子俩的不务正业。
是否如愿?且听下回分解。
第三十六章
却说奉节黄衙内被涂武进杀死街头后,吓煞了两个纨绔子弟,当晚两人便躲进了一个经常伺候他的婊子那里,怕黄府尹追他两人之责。其中一人便是团练斗勇的儿子斗天。谁之当天晚上黄府尹烧死了,现在他还怕谁?谁都不怕了,又老子天下第一,横行乡里。
斗团练虽遭人恨,因他武功了得,谁不怕他?说来好笑,他斗团练却怕一个人,谁?儿子!这个大千世界也真个是无奇不有,可鲜有老子怕儿子的。为什么怕儿子?原来斗团练跟黄府尹黄夫人有一腿。受母命斗天贿赂了黄斤儿,亲自捉父在床。斗团练差点儿就要打杀这个逆子,没想到儿子拤着腰站在面前。“打呀,你打呀!你打了我黄斤儿马上就去告府尹,有你好果子吃的!”
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有儿子喜欢母亲跟别的男人睡觉的人!真个是一物降一物!
后来,黄府尹又失落官银一万两,那是在黄夫人的掩护之下由斗团练监守自盗而“丢”的。而在围墙外接运银两的就是儿子斗天。这斗团练横行乡里,杀人害命,敲诈勒索,可以说无处不沾上儿子斗天的“功绩”。你说,这老子还有不怕儿子的么?
这父子二人,不但狼狈为奸,还相依为命。要说儿子完全不怕父亲那也是假话,斗天怕父亲什么?因为斗天兽性大发时来不及外出找妓女便拿他姐姐睡觉。姐姐忍无可忍了便向娘告了密,直至娘亲自拿获。父亲要宰了这个畜牲,这个畜牲却大煞风景地吼叫,“你跟黄夫人可以睡觉,我为啥子不可以跟姐姐睡觉?反正以后她是要嫁人的……”
斗家人就这么逗,自那以后,母亲四处托人跟儿子说媳妇,为女儿找郎君,然而收效甚微。夔州府就那么大点儿地界,人口不足二百户,谁家不知谁家的底细和为人?何况大凡沾花惹草、杀人越贷、强霸民女、欺行霸市都少不了他斗家的份儿,谁敢把儿女往火坑里推?何况人们常说:一个鸡蛋也要放到稳处。他斗家人仅管有权有势有财,未必就是百姓们所期望的能过上安稳日子的家?所以,躲开他家都还来不及呢!因此,他斗家人也就成了奉节人望而生畏的“豪门巨室”,娶不上儿媳嫁不出女儿也是咎由自取而理所当然的事了。
黄府尹夫妇死了,应该说斗团练安全了。恰恰相反,没了这黄家夫妇的庇护,新官上任三把火,无论是谁来继任新府尹,都要追究那万两官银的下落的,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当晚当差的斗团练了。他不想方设法趁此脱身,难道说要刀斧手来砍脑壳了再跑,跑得了吗?
于是,他在元旦这天夜里,在酒里下了毒,妻子儿女让他一锅烩了。接着又一把火烧了自个儿家,造成失火全家人被烧死的假相后,他却化了妆,隐姓埋名跑了。
要说这位斗团练,还非得从根上兜他一把,才能道清他的前世今生。因为这位斗团练之妻是他霸占一个商人怀了孕的妻子,那女儿是商人的种。儿子也不是他的,是从他妻妹那里抱来养的,因为他斗团练压根儿就不会生育。他现在有钱了,妻子儿女都不是自己的,为啥要为他人做嫁衣裳?何况那个儿子知道的事情太多,养着他们就像抱着只火药桶,什么时候脑袋搬家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!灭口,成了他斗团练的第一决策!
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报应吗?
正当奉节人奔走相告,庆祝斗家灾星遭天火而灭门时,一个叫丁福生的人出现在了填川人的行列里。他白胡长髯,孑然一身,不显山露水,寸家人很快便接纳了他,让他跟队伍一起走。
这位一呼百应,横行霸道,不可一世的混世魔王——斗勇——斗团练。他就心甘情愿的甘居人后,沦为难民?无须赘言,他有他的如意算盘。
寸家以旧村为目的地住了下来,他也在该村村尾搭了间窝棚住了下来。为和下竹林沟争水,他很想露一手,因见寸金武艺还可以,就把自个儿先压一压,免得过早暴露自己而因小失大。其实这时的他,无论官方民间,谁也不会把他和斗团练挂上钩,斗团练已葬身火海了!不管怎么说,毕竟是在云阳县的地盘上,哪个认得他?
没想到寸金输了武还输了人,又丟了只手,他可按捺不住了。送上些金创之药亲自为寸金敷上,当下便止住了血,到夜里他的手就不疼了,寸金大为感动,“如此神奇之药,你一定是位习武之人!”
“哪里哪里,是我祖上传下来的点儿跌打损伤之药,今日派上了用场。好好将息,改天我再来换药。”丁福生礼貌地告辞走了。
如此半月过去,寸金感觉右手就像已经生肌告口。丁福生已然就是他的再生父母。两人无话不说,大有相见恨晚之慨!这天丁福生又来换药,寸金抓住他的手直截了当地问道:“丁老伯,我俩无亲无故,你这么器重我,有何要求您尽管说,不然我内心不安!”
丁福生笑笑:“贤侄多虑了不是,我一非索财,二非贪色,只想把水争过来,还村人一个心愿,你说呢?”
寸金:“我早就看出来了您不是等闲之辈。说吧,咋个才能把水弄过来?”
“拳头!”丁福生握紧拳头,做了个要打人的动作。
寸金:“精明!”说完两人“哈哈”大笑,正可谓心有灵犀一点通。“我那个不成器的老大您就别费心思啦,我把老二交给您,望多加训导,我寸家两代人的血海深仇,就指望他了。不过,请丁老伯实言相告,您想如何调教他,如何动作?让我心中有数。”
丁福生甩了下手,“挑起事端,修渠去。然后顺其自然,步步紧逼,鱼儿自然就会上钩。
“好主意,老伯就不同一般人,有远见!”
“莫笑话老夫了,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谁都想得到的。只是说有涵养之人他会因势利导,等得起。毛糙之人只求吹糠见米,图眼前快活。人无远虑必有近忧。这是年轻人常犯的错误,我年轻时也常犯这个错误。”
丁福生一席话表面上在说自己,实质呢,又像是对着寸金说的,让寸金感到脸热。他立即转移话题,“老伯说的极是,也不知我那犬子还可教否?”
“老二功夫不在人下,凑把柴火水就涨,调教调教就成了。我看,待你伤好后行动,意下如何?”
“好,真乃高人也!快叫寸宝前来拜师。”寸金即刻吩咐下人去叫寸宝,既解了尴尬局面,又顺水推舟交待了老二,一下子变被动为主动,狐狸也敢抢占狼窝?有这等好事么?
那寸宝打从认识这个糟老头那天起,就没把他放在眼里。每当见他来父亲那里,总是不屑地没个正眼色。刚才听了下人的稟报,心里老不是个滋味。“不知家父今天吃错了什么药,叫我拜他为师?他算老几?待我收拾他去!”
寸宝蹬蹬蹬地故意整出点动静来让屋里人听见,然后把剑哐地一声掷在地上,便朝屋里走去。
寸宝左脚刚踏进门,丁福生一个泰山压顶直取寸宝。寸宝大惊失色,向后倒去……
先法制人,仅此一招,便叫寸宝甘拜下风。寸宝刚才那盛气凌人的架势,一下子便飞出了九霄云外,乖乖儿的认了这个丁师傅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3老年币 +15 收起 理由
九头牛 + 5 才华横溢!
远去的背影 + 5 才华横溢!
吴焱金 + 5 很给力!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8-8 16:19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吴焱金 于 2018-8-8 16:21 编辑

逃难不易,行走江湖也不易......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会员

x

评分

参与人数 1老年币 +5 收起 理由
龙溪山人 + 5 很给力!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8-8 20:33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远去的背影 于 2018-8-8 20:38 编辑

       这两集写得精彩。
      特别是对斗团练这个人,老师写得很细——专门写了斗团练把自己家人都灭口一节,表面上这节与本章故事主流情节无关,但实际上与所起的作用非常大,可以看出斗团练是一个非常自私,做事不择手段且不达到目的不罢休的人,这为故事发展高潮埋下了伏笔,勾起人们继续读下去的欲望——老师高人一筹的写作技巧,值得我们学习。
       涂成遇上这样更强悍更阴冷更残忍的对手,日子一定过得不是那么舒坦。我们为之捏一把汗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2老年币 +10 收起 理由
吴焱金 + 5 很给力!
龙溪山人 + 5 很给力!

查看全部评分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8-9 13:03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吴焱金 发表于 2018-8-8 16:19
逃难不易,行走江湖也不易......

人生不易,江湖难闯!当被迫之时,刀山火海何难?
谢吴老!

评分

参与人数 1老年币 +5 收起 理由
吴焱金 + 5 很给力!

查看全部评分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8-9 13:14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远去的背影 发表于 2018-8-8 20:33
这两集写得精彩。
      特别是对斗团练这个人,老师写得很细——专门写了斗团练把自己家人都灭口 ...

远版的书评,总是恰如其分,是鼓励,也是鞭策。自愧不如!高手吾辈不敢当。谢谢!

评分

参与人数 1老年币 +5 收起 理由
远去的背影 + 5 情真意切!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18-8-9 14:29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龙溪山人 发表于 2018-8-9 13:03
人生不易,江湖难闯!当被迫之时,刀山火海何难?
谢吴老!

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,人都是逼出来的。
发表于 2018-8-9 14:42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远去的背影 于 2018-8-9 14:45 编辑
龙溪山人 发表于 2018-8-9 13:14
远版的书评,总是恰如其分,是鼓励,也是鞭策。自愧不如!高手吾辈不敢当。谢谢!

     我读后感沿作品而生,因此还得谢因老师很好地表达出小说元素的需求、恰如其分的遣词造句并给我们带来快乐欣赏的作品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8-9 18:32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吴焱金 发表于 2018-8-9 14:29
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,人都是逼出来的。

真是这样,一帆风顺未必能造就出人才来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8-9 18:39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远去的背影 发表于 2018-8-9 14:42
我读后感沿作品而生,因此还得谢因老师很好地表达出小说元素的需求、恰如其分的遣词造句并给我们带 ...

悦者赏,感谢远版!
发表于 2018-8-9 20:03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龙溪山人 发表于 2018-8-9 18:32
真是这样,一帆风顺未必能造就出人才来!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联系方式|银龄网 ( 苏ICP备16036262号-5 ) 银龄网-----专业的老年人大型在线交流社区论坛。

GMT+8, 2018-8-22 09:43 , Processed in 0.056280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